角商羽全反拨

关于今天水無香太太所说的抄袭问题的声明

二皮脸真的是见识到了,这个抄袭狗的粉都弱智,客观的

帕拉需要的强心脏:

各位,得知被 @水無香 太太质疑我的《是福不是祸》和太太的《傻人自有傻人福》有很多相似之处(撞梗、抄袭.............),折腾了一下午现在我这边已经是半夜了,虽然和太太的交谈过程有互相不愉快的地方,最后的结果也差强人意,但是这里和大家最后通报一下最后的结果。【太太的声明传送】


首先,我先承认自己的疏忽错误。当时我写秦川文的时候,并没有深入去研究秦玄策这个角色,只是看过《铁道飞虎》,所以《龙器》中秦玄策的角色在只看了几个短小的CUT和一位朋友的讨论后就匆匆的开了文。


这位朋友今天也向我承认了,她给我安利的秦玄策的人设70%是符合着水无香太太文中傻蛋的人设安利的。比如说爱哭、傻、秦家独子。


这里我向水无香太太说声抱歉,我疏忽了在没有看全原剧的情况下就用了这个人设。我在QQ上也和太太承认了这点,这个我承认。(但是我还是要说,我绝对一章太太的文也没看过,这个是事实,我不能不为自己申辩)



还有一个撞梗,是水无香太太文中最后“终极boss”和我文中胡忠信的描述非常相似,都是让傻蛋二选一这里。如果看过我凌李文的朋友也知道,我在凌李文里也写二选一的桥段,但是因为胡忠信是在我和朋友聊天后写出来的,所以我承认受到了她的影响,她或许是因为看了太太的文所以给我安利的时候加了个人感情(这个现在我也不好说,她没有最后跟我确定)



梗是2017.03.02给我的,我2017.03.12更文的时候用了这个梗。也是和水无香太太的梗冲撞了。我现在没能联系到这位读者,所以我并不知道她是在看过太太的文的情况下给了我这个梗,还是说是自己想的。


上面这三点,非我自己构思创作我可以承认,但是《是福不是祸》其它桥段全部出于我自己之手,全部是我自己构思创作的。不伦太太是不是能认可我这个观点,太太的粉丝是不是能认可我这个观点。我都要写出来!


这里我要说明,我并不觉得太太调色板里找到的东西可以判断我的抄袭,我还是那句话,我们的文在我看来是有相似之处,但是不管是描写还是大方向都是不一样的。


我也不觉得单单一些词汇的相同或是相似能说明什么问题。我也要再生命一遍,我并没有看过水无香太太的文!一篇一章都没有!


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不会承认,我的文也敞开欢迎各位批评指正


关于水无香太太记录的调色盘


我也发到这篇声明,大家看过我的文的朋友可以去看太太的文,自己做比较


我不再在这里做更多的阐述。


我和太太也是心平气和的聊了很久,虽然结果差强人意。


喜欢太太的人当然会支持她,喜欢我的人还会选择继续看我的文。


我有我的结论和选择,那是对我自己还有我的读者负责。


虽然我心里也很郁闷很费解,但是也希望各位可以心平气和的去看待这个事件的问题。


我从来没想过和哪位朋友撕逼,所以也希望指责我的朋友不要乱给我扣帽子,支持我的朋友也谢谢各位(鞠躬)


有这个时间,撕逼的朋友,给我扣帽子的朋友,您可以去看看我的这篇文(虽然您可能会不满意不想去看)


再次谢谢所有支持我安慰我的朋友,谢谢努力想帮我找证据的朋友。


还有谢谢所有质疑我的朋友,所有人的想法不能一样,也会一样,你们有你们的认识和判断其它多说无益。


最后,《是福不是祸》马上就要完结了,我会继续写下去的!关于出本子,我说了,有人愿意支持我我会出,没人喜欢我就圈地自萌自己印了留个念想。这个想法不会变!


我会继续写下去,因为还有人愿意看下去!


从此江湖路远再不相见。各位晚安!




【蔺靖】踏雪寻梅(5)

第一萌文

墨色琉璃:

(5)


蔺晨寻了个山洞,在洞口生起一堆篝火,一则取暖照明,二则也可驱赶野兽。


萧景琰午饭就没吃,路上只啃了点干粮,这时候又冷又饿,裹紧斗篷在火边坐着。蔺晨也不知去哪儿了,半晌也不回来,萧景琰一肚子气,只寻思着等他回来好好骂他几句。


外面已经全黑,远远传来野兽的吠叫,萧景琰站起身朝外张望,什么也看不见,不由得有点心慌,心想:“这无赖不会丢下我跑了吧?”自然是不可能,蔺晨没有任何此时丢下他的理由,可是就是心慌,忍不住想:“若是那个人就这么走了,再也不管他,不见他……”


这么一想,急的眼泪都要流下来,就在这时听到脚步声,蔺晨拿着什么东西走进来。萧景琰一见他,心中一松,立时又涌起许多委屈,莫名的生起气来,转过身不理他。


蔺晨似乎很忙,只跟他招呼一声就在篝火边摆弄起什么东西。萧景琰拗着不回头,不多时闻见香味,忍不住偷眼去看。蔺晨竟在火上烤着肉,香气四溢,馋的他口水都要流下来。


他实在饿的受不了,把自尊心丢在一边问:“这是什么?”蔺晨笑笑说:“兔肉,知道你饿着,捉了几只兔子给你吃。”


萧景琰肚子咕噜噜叫,他眼睛光光的看着兔肉问:“现在能吃吗?”蔺晨把烤好的一只递给他,他接过来就咬,烫了舌头,吐着舌头嘶嘶叫。蔺晨又是好笑又是心疼,觉得他实在是可怜可爱,恨不得揉进怀里好好亲亲。


蔺晨有意吃的很慢,果然,萧景琰吃完自己那份还不饱,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巴,偷偷看蔺晨手里的肉。蔺晨心里暗笑,却故意大嚼,惹得萧景琰暗暗吞口水。他晃了晃手里的兔腿:“再来点?”萧景琰连忙点头,蔺晨做出为难的表情:“肉这么香,我也舍不得。”眼看着萧景琰眼里的光黯淡下去,他又加一句:“你叫我一声好听的,我就全给你。”


萧景琰皱眉:“你让我叫你什么?”蔺晨撇嘴说:“这要你想,才见的诚意。”萧景琰想也不想叫:“蔺晨。”蔺晨摇头:“这算什么,连名带姓,一点也不亲密。”


萧景琰又叫:“蔺大哥。”蔺晨说:“哎呀呀,听着好像三四十岁的人了,不行不行。”萧景琰咬一咬牙叫:“蔺晨哥哥?”蔺晨差点笑出声,咳了一声板起脸孔:“比刚才强些,还是不够好。”萧景琰绞尽脑汁,一是想不出来,二是太羞耻的他也说不出口,最后恼了,一跺脚站起身说:“不给就算了,没这么羞臊人的!”


蔺晨说:“这怎么是羞臊人,我好歹算你的救命恩人吧,听你叫声好听的怎么了?”萧景琰耿直,听他这么一说,好像真是自己理亏似的,只好说:“你究竟要我叫你什么?”


蔺晨做出苦思的表情,一拍手说:“这样好了,你叫我三声哥哥就好。”萧景琰大为羞赧,这不带名姓的哥哥,总让人想到哥哥妹妹小情郎,他扭过头说:“不叫!”蔺晨站起身凑过来,笑嘻嘻的说:“你若是害羞,就对着我的耳朵偷偷讲。”说着把头伸过来,萧景琰一把推开他,又羞又恼说:“你就当我忘恩负义好了,我反正是不叫。”


蔺晨见他太为难,脸一直红到耳朵后,知道再逗他,他就真急了,于是说:“罢了罢了,不用你为难,肉给你吃。”说着把兔腿递过去,萧景琰不接,警惕的看着他,他一笑:“放心,没有条件。”萧景琰这才谨慎的接过,大口咬下去。


蔺晨坐在旁边笑微微的看他,心想,这声哥哥,我是无论如何也要听到的。


填饱了肚子,夜也深了,蔺晨之前抱来一些枯草铺在地上,又把自己的斗篷铺在上面,对萧景琰说:“只能这样凑合了。”


萧景琰从小被大哥教导要坚忍懂得吃苦,所以也不挑剔,就在铺位上躺下,蔺晨拿来萧景琰的斗篷做被子,将两个人裹在一起。


萧景琰早料到他会这样,只是想着,反正抱也抱过了,亲也亲过了,他还能怎样?所以也不理他,也不挣扎。蔺晨满心欢喜的将人抱个满怀,开始倒还老实,很快就不满足起来,心里想着:“这人果然贪心,第一晚抱着他倒也算得上坐怀不乱,待到一亲芳泽,非但没有满足,反倒越发不能忍耐了。”


他埋进萧景琰的颈窝,磨蹭他细腻的肌肤,想要舔舐,又怕萧景琰气恼起来不让他亲近。萧景琰被他蹭的痒痒的,一股热气腾上来,说不出的奇怪感觉。他轻轻推蔺晨道:“别……”


蔺晨见他并不十分抗拒,便知他并不反感,心下大喜,抬起头柔声说:“景琰,景琰,哥哥亲亲你可好?”萧景琰臊的红了脸,斥道:“胡说什么。”蔺晨听出他害羞多于恼怒,心里便有了数,于是说:“那你叫一声哥哥来听,我就不亲你。”


萧景琰气道:“你这个人怎么这般无赖。”蔺晨说:“叫声哥哥怎么就是无赖了?”萧景琰说:“连皇长兄我都没有这样叫过他,何况是你。”蔺晨笑:“你是七皇子,前面那么多兄长,叫哥哥怎么分得清。对我叫哥哥却不一样。”


萧景琰问:“怎么不一样?”蔺晨说:“我要做那没有血缘关系的可以亲亲的哥哥。”萧景琰气急,抬手要打,被蔺晨抓了手腕翻身压在身下,萧景琰厉声叫:“蔺晨!”


蔺晨压得萧景琰动弹不得,调笑说:“你逃婚,是看不中哪家姑娘?你若是觉得妹妹不好,不如考虑考虑哥哥如何?”萧景琰挣了几次挣不开,恼怒的说:“我哪里会看不上人家姑娘,只是不想早早成亲离开皇长兄罢了。”


蔺晨笑容一滞,萧景琰还在挣扎,发觉不对,去看蔺晨,蔺晨的长发遮住表情,无端的让萧景琰觉得害怕。他不肯示弱,色厉内荏的叫道:“快放开我!”蔺晨淡淡道:“说了,叫哥哥才放你。”


萧景琰气道:“偏不叫,你能怎样?”话音未落蔺晨就吻住了他,不同于第一次的怜惜,这一次蔺晨横冲直撞,索取无度,萧景琰节节败退,无力反抗,待蔺晨放开他时,他喘息连连,直觉得头晕眼花。


“记着,”蔺晨沉着嗓子说,“殿下还欠我一声哥哥。”